买不起老同兴

系统赶紧狗带吧

      作者:我来祸害考生游惑和监考官001啦

这是一个没有失忆的考生游惑和失去记忆的监考官001重逢的爱情故事

基本原著走向,不会有较大改动

Chapter   1

     雪下了四个小时,没有要歇的迹象。

     这是一间荒山小屋,墙上挂满了猎具,虫蛀的长木桌摆在正中,桌边围坐了一圈人。男女老少都有,还夹带了一个老外。屋里很冷,所有人都沉着脸打抖,却没人起来生火,因为桌上的老式收音机正在说话。

     【现在是北京时间17:30。】

     【离考试还有30分钟,请考生抓紧时间入场。】

      收音机声音沙哑,带着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特有的电流声,孜孜不倦地闹着鬼。

      这已经是它第二次播报了,第一次是在三小时前,说【欢迎来到003712号考场】,直接把一个老太太欢迎昏过去,到现在都没缓过来。

      而另一个不听指令、企图强拆收音机的人……拆完电池盒就中邪一样冲出去了,五分钟后尸体跟着屋顶的积雪一起滑了下来。那之后,再没人敢碰过这东西。

     【请没入场的考生尽快入场,切勿在外逗留。】

      整段话循环播放了三遍,屋内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  许久之后,有人轻声问:“又发指令了……怎么办?它怎么知道有人在外面逗留?”

      众人脸色难看,没人回答。又过片刻,坐在桌首的人很不耐烦地问:“所以谁还没进来?”

      这人烫了一头微卷的土黄鸡毛,身材精瘦,个头中等。两条膀子纹成了动物园,看不出是驴是狗,但架势挺吓人的。

      旁边的人瑟缩了一下,答:“老于。”

     “哪个老于?”

     “进门就吐的酒鬼,带着儿子和外甥的那个。”答话的人朝墙边努了努嘴,小心翼翼比了个“噤声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 墙边有一张破沙发,躺着那位外甥。那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,个子很高,模样极为出挑,扶着上门框低头进屋的时候,跟身后的山松白雪浑然成景。不过他从进门起就臭着脸,显得有点倨傲。

     据喝大了乱抖户口本的老于说,外甥名叫游惑。“他刚回国没俩月,趁着国庆假抽了个空,来哈尔滨找我。本来明早就要送他去机场的,哎……都怪我!没把住量!”

      老于一顿送行酒把自己喝飘了,仗着夜里人少,在大街上蛇行。儿童医院前面的人行道上,不知谁放了一堆银箔纸钱,老于蛇过去的时候没稳住,一脚踩在银箔堆里,然后天旋地转,连儿子带外甥打包送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  进这间小屋的时候,他还没缓过那阵晕劲,“哇”地吐了游惑一身。吐完老于就吓醒了酒,诚惶诚恐,不敢跟游惑说话。

      来这里的人都是青天白日活见鬼,毫无准备。只有那位叫mike的老外背包里有套干净衣服。游惑换上之后就远离众人,窝在沙发上再没吭声,似乎睡过去了。越过挡脸的手臂,可以看到他右耳戴着一枚耳钉,映着屋内的油灯和屋外的雪色,亮得晃眼。

      不过游惑虽然十分不爽老于吐他一身但现在挂念着另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  不知道我被驱逐出系统后,你,还好吗?你是不是又把我忘记了?

      天应该是黑了,但漫山遍野都是雪,衬得外头依然有亮色。

      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惊慌地看向橱柜,手机时间在这里变得混乱,只有橱柜顶上的钟能告知时间:“快6点了,那个老于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 咣咣咣!话没说完,屋门突然被拍响。众人惊了一跳,瞪眼看过去。

      窗户上的雪被人抹开,老于那张大脸抵在玻璃上,用夸张的口型说:“是我啊,开门。”

     众人微微松了一口气。还好,赶在6点前回来了,没有送命。进屋的两个雪人正是老于和他儿子于闻。

      “外面怎么样?”大家急忙问。

      老于原地抖了一会儿,用力搓打着自己的脸,又打了打儿子,终于暖和了一点:“我兜了一大圈,没用!不管往哪儿走,不出十分钟,一准能看到这破房子横在面前,走不出去!”

     “有人吗?或者别的房子?”

      老于丧气道:“没有,别指望了。”众人一脸绝望。

     手机没信号,时间混乱,树都长一个样,分不出东南西北,什么都没有。这就是他们现在的处境。

     哦,还有一个收音机,吵着闹着让人考试、考试。考你娘的试。老于前脚进门,收音机后脚就响起了沙沙声。

     一个下午的时间,足以让大家产生条件反射。众人当即闭嘴,看向收音机。

    【考生全部入场,下面宣读考试纪律。】

     刚入场的老于和于闻相继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【考试一律在规定时间内进行。】

    【考试正式开始后,考生不得再进入考场。考试中途不得擅自离开考场,如有突发情况,须在监考者陪同的前提下暂时离开。】

    【除了开卷考试以外,不得使用手机等通讯工具,请考生自觉保持关机。】

     【考试为踩点给分,考生必须将答案写在指定答题卡上(特殊情况除外),否则答案作废。】

      收音机说完,再度归为寂静。片刻之后,屋子里“嗡”地掀起了一阵议论。

      “监考是谁?”

      “还有开卷?”

      游惑在听到监考官是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耳钉,不可避免的想:如果你没事的话,监考官会是你吗?

评论(6)

热度(85)

  1.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